反重力思考

天下文章一大抄

科技讓「文抄公」的錢越來越難賺!

撰文/米爾斯基(Steve Mirsky)

反重力思考

天下文章一大抄

科技讓「文抄公」的錢越來越難賺!

撰文/米爾斯基(Steve Mirsky)

這是最好的時代,也是最壞的時代,這是《紐約時報》的時代。更明確地說,我指的是《紐約時報》上有一篇文章討論可揪出文抄公的電腦程式與新科技。這篇文章指出,現在有一種軟體可以檢查文章中任何像一串珍珠般長的段落,是否與過去出版過的文章有雷同之處。另一種做法是把一個段落裡的文字每隔四個字就刪除一個,再讓作者填空,看看他(或她)是否熟悉自己的文章。這些揪出抄襲文的高科技肯定會讓文抄公們寢食難安,再也無法編織那理清糾結煩憂的美夢。

記得我第一次讀到《紐約時報》這篇文章時,心想:「這真是太好了,大家都得提高警覺囉!」。畢竟身為一個作家,我發現抄襲的陰影無所不在。(不過我承認,有時候我也考慮這麼做過。)當然,抄襲的定義十分模糊。如果你抄襲單一作者,別人會指責你剽竊。如果你抄襲許多作者,卻變成文獻回顧。有人說,作家既不該抄襲他人也不該讓別人抄襲,但換個角度來看,模仿可說是最誠摯的讚美。

我相信上帝不玩骰子,因此電腦程式抓到的抄襲片段,絕對是故意的而且應受懲罰。生命如是之觀,何等壯麗恢宏,如是我思。

科學裡也有抄襲的問題,畢竟仰賴前人的成果是科學研究的血脈。我有幸學習牛頓無法想像的物理學,因此如果我看得比別人遠,那是因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。你不妨說,我的成就全都來自陌生人的慈悲。

但引用他人的研究成果是一回事,把成果據為己有則是不可饒恕的智慧謀殺。在人類發展過程中一旦發現抄襲,便對智慧自由構成明確而立即的危險。顯然自由的代價是永遠警惕。因此每位研究人員都應義不容辭說:「我在此鄭重聲明,我絕不當壞人!」

【欲閱讀更豐富內容,請參閱科學人2014年第145期3月號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