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物手記

瀕危的清道夫─黑鳶

撰文/林惠珊

生物手記

瀕危的清道夫─黑鳶

撰文/林惠珊

夜幕低垂,陸續返回準備休息的鷹兒們,有些集結在山頭、降落在枯枝上,有些在山谷中忽上忽下飛行,有些上升到高空中打鬧追逐著,遠方稜線還有正在趕回來聚集的,當我以為牠們就要休息時,卻又倏地起飛,靈活展現飛行能力,每天上演的黃昏晚點名就像是資訊交流大會一般,真好奇牠們是不是在討論些什麼。鷹兒們活潑快速移動在山谷間,牠們是一年四季在台灣都看得見的群居性猛禽──黑鳶(black kite)。

在傳唱的古早歌謠和老鷹抓小雞的故事中,不難發現過去台灣的農村,黑鳶是普遍存在的猛禽,就棲息在港區、村落、農田附近,有時三五成群、有時單飛、有時十幾隻一同出現覓食、遊戲,和人群的生活關係相當密切。

黑鳶是一種喜歡撿食腐肉的猛禽,牠們在大樹分枝的基部巢築,以枯樹枝打底,接著墊上一層層取材自環境的材料,牠們偏好使用白色的材料築巢,常見的有:棉布手套、白色塑膠袋,還有五花八門的鋁箔包以及口香糖包裝紙,大多是人類丟棄的垃圾。

根據國外的黑鳶研究結果顯示,若提供多種顏色的材料給黑鳶築巢時使用,黑鳶會偏好選擇鮮明的白色材料築巢,而較不會選擇綠色或其他不明顯的顏色;透過觀察發現,巢中的白色材料較多者,大多為青壯年時期的黑鳶,反而在年輕及老年的黑鳶巢中,幾乎沒有這類裝飾。這些巢中裝有許多白色垃圾的青壯年黑鳶,在捍衛巢區及打鬥能力上經過評斷後,是族群中能力比較強的個體,牠們的巢可說是鳥界獨樹一格的豪宅。

根據西班牙的長期研究顯示,黑鳶可以活到28歲,一對成熟的黑鳶一年約可以產出1~2隻黑鳶寶寶。研究黑鳶20多年、有「老鷹守護者」稱號的沈振中,以及筆者的野外觀察中,黑鳶少有繁殖失敗的記錄,幼鳥平安順利離巢似乎不成問題。1~2月是黑鳶幼雛陸續破殼出生的時間,親鳥在照顧幼鳥時,還會適當補充枯樹枝以及裝飾鳥巢的垃圾,面對著嗷嗷待哺的小鷹兒,除了提供腐食之外,也會餵以剛獵捕的生鮮食物。4~5月間,幼鳥翅膀會逐漸長硬、羽毛漸豐,準備離開鳥巢,並在巢區附近活動,直到7~9月就會離開巢區到處飛翔,並開始參加黃昏聚集。

1863年,英國博物學家史溫侯在台時期,曾經記錄到台灣黑鳶族群在南北都十分普遍,而今透過訪談調查可以發現,鄉村中老一輩的人都異口同聲說現在的來葉(黑鳶的俗名)比過去少很多,顯見黑鳶生存環境面臨極大的威脅。沈振中利用目擊法進行黑鳶生態觀察,透過同步調查及黃昏夜棲地定點觀察,評估全台主要的黑鳶族群,最大數量約為302隻,是台灣數量最少的猛禽。目前在基隆、屏東、台北新店以及部份水庫周邊地區,較容易目擊到穩定的族群。黑鳶的減少代表許多警訊,可能包含與人類棲息環境過於接近而造成的棲地消失、食物來源不足而導致的飢餓、不明的疾病、非法盜獵、施放農藥影響到食物所造成的二次毒害、環境污染問題、因衛生條件改善垃圾場減少而造成的食物來源減少等。

【欲閱讀更豐富內容,請參閱科學人2013年第142期12月號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