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重力思考

複製明星打擊手?

這回來「複製連署簽名」反對複製人,怎麼樣?!

撰文/米爾斯基(Steve Mirsky)
翻譯/詹紅

反重力思考

複製明星打擊手?

這回來「複製連署簽名」反對複製人,怎麼樣?!

撰文/米爾斯基(Steve Mirsky)
翻譯/詹紅

桃麗死了(至少目前如此)。毫無疑問,桃麗是全球最著名的綿羊,也是第一頭複製自成年綿羊的哺乳動物,她原可舉蹄指著創造她的科學家魏爾邁,回答詩人布雷克的反詰:「小綿羊,是誰創造你的?」六歲大的桃麗今年2月因肺部感染(這在羊群裡很平常,應與複製無關)遭安樂死。新聞指桃麗為中年羊,但綿羊的平均壽命至今還有爭議。而且魏爾邁曾向記者表示:「綿羊九個月大時,我們就會把牠們吃掉。」幸好桃麗不知道。


新聞中也提到,很多科學家說「在桃麗之前,沒有人認為複製可行」,魏爾邁卻早已胸有成竹。相對於《侏羅紀公園》裡狂奔殺人的複製恐龍,以及《巴西來的男孩》裡胡亂殺人的希特勒複製人,桃麗卻終生與肥胖症搏鬥;因此,現實世界裡的複製生物,看來更是隨時隨地都在激戰中。


另外,威廉斯仍是個死人。這位波士頓紅襪隊超級打擊手的屍體冷凍在低溫儲存設施中,這是他兒子約翰的點子,因為約翰希望有一天能用老頭子的遺傳物質來複製。你確實要保留每一個基因:約翰雖然有威廉斯一半的基因,但他在短短的小聯盟生涯裡卻連半個球員也稱不上。我想告訴約翰:名人堂球手班克斯說過很有名的話:「我們來個好事成雙。」意思是「一天打兩場打球」,而不是「兩個一模一樣的人分別打左右外野」。


威廉斯這宗臭名遠播冰屍案2月再度見報,因為他的一位朋友耍手段,到位於亞利桑那州斯科次達市(仍在世的棒球員正在該市進行春訓)的低溫實驗室走了一遭。那朋友感到很不安,因為他發現威廉斯實際上是跟其他三具屍體和五個頭顱共處一櫃,這實在不是九號先發球員威廉斯生前習慣的事。也許有一天,一個很會打擊的全新威廉斯複製人(也許還用上遺傳工程和仿生移植技術)將替紅襪隊打左外野。我差點要說,他甚至可能幫球隊打贏世界大賽,但我不想講得太誇張。


複製最違反自然之處,莫過於子代和親代在遺傳上完全一樣。突變、天擇才是自然的,也就是人們熟知的演化。這種說法惹火了創造論者,他們大費周章,要把演化教育趕出課堂,以支持非科學教義。他們的行動之一,是找來數十位在不同科學領域的博士,連署表示反對演化,給人一種科學界對演化事實意見分歧的印象,希望藉此影響輿論。總部設於美國加州奧克蘭市的非營利組織「美國國家科學教育中心」(NCSE),2月發表了一份200多位科學博士支持演化教育的連署聲明。這是個巧妙的反擊,妙在哪裡?簽署者全叫史提夫(Steve)!這若不是複製,就是智慧設計。


選史提夫這個名字,是要向已故的演化學家古爾德(Stephen Jay Gould)致意。若他還在世,必定第一個指出:科學真理並不取決於請願。叫史提夫的人大概佔總人口的1%,連署聲明的人數最後點算為287人,合理推算至少有2萬8700位科學家(幾乎可塞滿波士頓的芬維公園)會支持NCSE的聲明。這個數字應該可以把「科學界在演化上意見分歧」之說打個三振出局,否則我就不叫……史提夫。


【欲閱讀更豐富內容,請參閱科學人2003年第16期6月號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