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重力思考

掩耳盜鈴

不是每個小偷都能成為犯罪大師!

撰文/米爾斯基(Steve Mirsky)

反重力思考

掩耳盜鈴

不是每個小偷都能成為犯罪大師!

撰文/米爾斯基(Steve Mirsky)

2004年某集「南方四賤客」中,四賤客幻想自己是戰士,而阿ㄆㄧㄚˇ更相信自己擁有隱形能力,前提是得先脫光身上的衣服。接著他一絲不掛、躡手躡腳地走進一間拍賣會場。主持人在全場驚訝的觀眾面前,戳破他的幻想,問道:「孩子,你到底在幹嘛?」

最近我發現兩年前曾經有類似事件在真實生活中上演。德黑蘭一名男子想出一件很蠢的犯罪計畫,把自己送入大牢。就像阿ㄆㄧㄚˇ一樣,我們的伊朗朋友也相信自己能隱形,因為他付了500美元給當地一位巫師,取得能讓自己隱形的咒語。這則新聞來自伊朗報紙《詹姆果醬》,而我正考慮用它做為自己的嘻哈藝名。轉載這則故事的英國《地鐵報》形容這名江湖術士是魔法界的騙子。但其實在科學家眼中,每位巫師都是騙子。

我們這位很好騙的朋友走進一家銀行,大方地從顧客身上拿走錢,當然每個人都看得見他,於是大家用波斯語問他:「你到底在幹嘛?」接著將他痛扁一頓。

我有時也覺得自己擁有隱形能力,特別是在銀行或機場排隊時,因為許多人常常無視我存在似地在我面前插隊。但我很清楚科學家目前發展的隱形科技還太原始,根本不可能讓整個人隱形。

儘管羅慕倫人與克林貢人的防護罩能讓整艘星艦隱形,而哈利波特也擁有隱形斗篷,但目前物理學家最多只能讓微波繞過微小物體而不會產生反射。對於只能偵測微波的感測器來說,這效果相當於隱形,但我們可憐的伊朗朋友什麼都沒有。

我對這類掩耳盜鈴的故事一向很感興趣,所以當文中提到另一則笨賊的蠢事,我自然不會放棄相關線索。這一回的主角是一名德國的小偷,他基本上讓犯罪現場調查員放了一天假。

偵訊中的嫌犯是一名偷電腦的少年,他小心翼翼地避免在現場留下任何指紋。不過當他破窗而入時,卻被玻璃割掉一截指尖。《地鐵報》引述當地警官的說法:「通常我們會在犯罪現場找到指紋,但留下整截手指的小偷並不常見。」

【欲閱讀完整內容,請參閱科學人2013年第140期10月號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