形上集

錢買得到科學嗎?

錢不一定買得到科學進展,大量的科學投資不必然導致成比例的科學成果。

撰文/高涌泉

形上集

錢買得到科學嗎?

錢不一定買得到科學進展,大量的科學投資不必然導致成比例的科學成果。

撰文/高涌泉

泰勒(Edward Teller, 1908~2003)是20世紀最知名的科學家之一,其名氣主要來自他在1950年代初於美國積極推動、也成功完成了氫彈建造計畫,因此有了「氫彈之父」的稱號,而成為影響人類歷史的人物。泰勒出生於匈牙利,1930年在德國萊比錫大學獲得理論物理博士學位,指導教授是海森堡。泰勒1935年離開歐洲,前往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任物理教授。二次大戰期間,泰勒參與了曼哈頓原子彈計畫;戰後,泰勒轉到芝加哥大學任教,在那裡成了楊振寧的指導教授。

最近我在YouTube網站上看到泰勒於1974年接受訪問的一段影片(請見網頁: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z8uZKs0Pv68),他在裡頭講了幾個今天仍然值得拿出來討論的看法。以下是影片中幾回合的問答:

訪問者問:「自二次大戰以來,科學與技術有爆炸性進展,這種情況是否改變了科學於社會中所扮演的角色?」

泰勒答:「技術方面的確有長足進步,但純科學領域則非如此;重大發現只出現於某些學門,例如生物,但我自己感興趣的領域『物理』而言,二次大戰之前的10年間,進展其實更快速、更基本。科學的重要性不取決於能否派上用場。科學固然是應用的基礎,但是也有提升人類靈性的價值,我遺憾當代人毫不了解現代物質科學已經歷了天翻地覆的轉變,甚至於還有人懷疑人類登月的真實性。」

問:「你如何看待投資於探月計畫的錢?」

答:「我認為這些錢並非用於科學,而是用於極為有趣的技術,同時也用於大眾娛樂!在所有用於大眾娛樂的錢當中,這筆錢花的最值得,因為能夠看到人類登上月球是非常啟發人心的事。」

問:「登月的科學價值如何?」

答:「登月的科學價值不高。」

問:「那麼如果這些錢用於科學研究,效益應會比較大?」

答:「不!這些錢不可能用於科學,因為我們沒有足夠的科學家。錢買得到技術,錢買不到科學。你要知道,譬如說,發生於1900年與1930年之間的巨大科學進展,幾乎是免費的。」

泰勒說錯了吧?錢怎麼會買不到科學?美國不就是一明顯的反例嗎?大家都知道20世紀下半葉美國在科學上的成就領先全世界,而同時期美國對於科學研究的投資也是全球第一,所以科學成就恰恰與科學投資成比例,不是嗎?不過泰勒不是不食人間煙火的蛋頭學者,他見過很大的世面,他說錢買不到科學,絕對有其道理,不是嗎?

其實比較謹慎的說法應是「錢不一定買得到科學進展」,今年9月6日出版的《科學》裡頭有一篇文章就提供了例子。這篇文章報導歐洲太空總署於2009年所發射、花費近七億歐元、能夠精確測量宇宙背景輻射的普朗克太空船,所測得的數據與理論預測幾乎完全相符。類似的情形也發生於粒子物理——花費近百億美元的大強子對撞機除了找到預期中的希格斯粒子之外,尚未發現令人興奮的新粒子。宇宙學家與粒子學家對於成果如此有限多少感到失望。泰勒所說錢買不到科學指的就是這種狀況——大量的科學投資不必然導致成比例的科學成果。雖然驗證已知理論也算得上是進展,但是這種程度的收穫還未能把科學知識前沿大步向前推進,在泰勒眼中就不足稱道了。

泰勒說20世紀前數十年物質科學的進展又快又巨大,而且所用的資源又相當有限;量子力學大師狄拉克也說過1920年代是物理的黃金年代,是「二流物理學家也能做出一流工作」的年代。這表示錢固然不保證買得到科學,但有時候不用錢也能得到科學,甚至在黃金時期,不必花錢也可以快速推進科學。這樣的輝煌年代還會再來嗎?以基礎物理而論,眼前的狀況是進展的步伐的確慢下來了,但是我還是不敢和人打賭這個問題的答案是否定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