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重力思考

醫學真噁心

醫學是科學,也是藝術,但是也令人作嘔。

撰文/米爾斯基(Steve Mirsky)
翻譯/周坤毅

反重力思考

醫學真噁心

醫學是科學,也是藝術,但是也令人作嘔。

撰文/米爾斯基(Steve Mirsky)
翻譯/周坤毅

長青電視影集「外科醫生」的主角是專注到不知疲倦為何物的外科醫師。另一齣廣受歡迎的影集「急診室的春天」中,則有一群英勇的急診室救護人員。剛剛結束的喜劇「超級製作人」中,也有一位史貝斯門醫師(Dr. Leo Spaceman)。

通常人們稱呼他「史貝斯門」,但你也可以叫他「太空人」。史貝斯門醫師從精神病治療、器官移植、眼科到婦產科無所不醫,有一位新生兒的父親問他:「為什麼剛出生的嬰兒裹著一層黏糊糊的東西?」他回答:「因為這件事非常噁心。」

分娩過程的確很噁心,但仔細回想關於醫學的一切,你會同意史貝斯門醫師的說法:牽涉到醫學的每件事都很噁心。這讓我想到糞便移植術。

這項正式名稱為「糞便細菌移植術」(FMT)的做法,是把捐贈者的糞便稀釋後注入患者的直腸中(夠噁心吧?)。這麼做的目的是把益菌群落植入缺乏健康腸道菌的患者體內(每個人體內都有數十億隻細菌在腸道內游泳)。許多研究顯示,這群益菌大軍是對抗困難腸梭菌的有效武器,後者會導致嚴重痙攣與出血性腹瀉(我快吐了)。常用的抗生素療法會同時殺死腸道內的益菌(細菌種族屠殺),因此失敗率很高。《臨床胃腸病學期刊》因而建議糞便移植術應做為第一線治療法,而非最後手段(閱讀醫學期刊?噁~)。

不幸的是,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(FDA)最近提高了這種療法的門檻:今年5月,他們規定醫生在執行這項療程前,得先提交新藥物研究申請。醫學博士史東在她的Scientific American部落格「從分子到醫學」(Molecules to Medicine)中表示,這項規定衍生額外的時間與費用,會讓糞便移植術變得窒礙難行。史東特別指出,這種療法很難被廣泛接受的原因正是「噁心」:「目前抗拒糞便移植術的阻力不是來自患者或他們的家人,因為他們只想盡快痊癒。阻力反而來自醫學界,尤其是內科醫師,他們似乎覺得這種療法讓人反胃。」移植糞便的確很噁心,但難道痙攣與出血性腹瀉就十分怡人嗎?

【欲閱讀完整內容,請參閱科學人2013年第139期9月號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