健康與科學

治療感冒真的好嗎?

治療感冒這件事,可能比感冒本身還要糟糕。

撰文/葛林伍德(Veronique Greenwood)
翻譯/金翠庭

健康與科學

治療感冒真的好嗎?

治療感冒這件事,可能比感冒本身還要糟糕。

撰文/葛林伍德(Veronique Greenwood)
翻譯/金翠庭

誰不曾夢想過能夠有治療感冒的萬靈丹?那可以是一種藥丸,只要發現症狀,吃了就可以停止流鼻涕。如果是疫苗就更好了,還可以與麻疹、腮腺炎的疫苗一起,在就讀幼稚園前施打。想像一下一個沒有感冒的世界,不會再有一團團面紙,以及鼻腔中滿是鼻涕的日子,聽起來很完美。


其實,科學家正努力研製鼻病毒(rhinovirus)的疫苗,因為有30~50%的感冒由這群病毒所引起。但諷刺的是,即使疫苗成功了,或中止感冒的藥物研發出來,我們可能會發現大多數人寧可沒有這些神奇的藥物。


殊不知這個不用再擤鼻涕的夢想,早就曾經破滅過了。以抗感冒藥物pleconaril為例,這個藥物在2002年仍處於臨床試驗階段時,就轟動媒體,被譽為「奇蹟藥物」、「神奇子彈」和「聖杯」,它在細胞培養的實驗中表現良好,但是在人體中效果不佳,只能縮短感冒病程一天。不過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否決pleconaril的原因,卻是副作用。它會造成一些婦女在非經期出血,並且干擾荷爾蒙避孕法,事實上在實驗組中有兩名婦女在服用這種藥時懷孕,許多受試者因為副作用的關係而中止試驗,像是鼻腔發炎比感染感冒病毒時還嚴重。感冒本身比起這些治療法來說,還不算太糟。


疫苗方面也進行了不少嘗試,尤其是針對鼻病毒。(腺病毒、冠狀病毒和其他種類病毒也會引起感冒。)像愛滋病毒一樣,鼻病毒的RNA基因組外,有蛋白質外鞘包裹著。病毒會附著在宿主細胞的膜上,注入遺傳物質,然後劫持宿主的機具,製造更多的分身。引起症狀的是人體自身的發炎免疫反應,而不是病毒複製時所造成的問題。


在尋找鼻病毒的候選疫苗時,研究人的目標是尋找所有類型鼻病毒中都相同的外鞘片段。帶有這樣片段的疫苗接種在健康的人身上,理論上會引發免疫系統產生抗體,讓人足以抵禦日後含有這個片段的病毒所引起的感染。重點是選擇一個共有而且不隨時間變化的片段,這樣一來,只要病毒沒有顯著的改變,那就會是最好的疫苗和藥物。


多年來,研究人員努力尋找鼻病毒的共通固定元素,卻一再失望。在美國唐納丹佛斯植物科學中心研究病毒結構的史密斯(Thomas J. Smith)指出,在研究了100多種病毒後卻找不到共通性,會這樣多變是因為鼻病毒是RNA病毒,很容易發生突變。不同於複製DNA的酵素,複製RNA的酵素並沒有任何校對的機制,因此新病毒的編碼中可能發生改變,使得每種類型的外鞘組成產生極大的不同。相比之下,腺病毒是DNA病毒,而它的疫苗已經研製成功,不過只限於軍事人員使用。


【欲閱讀更豐富內容,請參閱科學人2011年第108期2月號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