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路不打烊

科學論述的視覺呈現

領悟資訊設計原理,追尋完美的視覺溝通。

撰文/張俊盛

網路不打烊

科學論述的視覺呈現

領悟資訊設計原理,追尋完美的視覺溝通。

撰文/張俊盛

書面與口頭溝通,是科學研究與教學不可或缺的活動。因此,用文書、簡報軟體如微軟的Word、PowerPoint來寫作論文、製作投影片,也就大行其道。然而,大部份使用者為了方便,常使用這些軟體內建的樣本或設定,但這樣並不能達到最佳效果。其實科學論文中,也能像梵谷經典畫作般,完美地呈現科學數據,達到最佳的溝通目的。研究此道的學問,就叫做資訊設計。


《紐約時報》將《量化資訊的視覺呈現》的作者塔夫特(Edward Tufte)推崇為資訊設計的達文西。他早年專精於政治學,擅長將複雜數據呈現為政治分析的證據。後來轉而鑽研統計學、資訊設計,探究科學寫作中呈現數據與統計資訊的表格、圖形,享有盛名。塔夫特強調科學論文的圖表不該賣弄花樣,而是要清楚分析因果、比較差異。為此,圖表要刪除非必要的裝飾、細節,專注於排列呈現數據。他鑄造 “chartjunk” 和「資訊墨水比率」(data-ink ratio)等新詞,批判常見的劣質圖表資訊貧乏、矯情做作,簡直就是浪費墨水、一無是處。


筆者用於學術論文寫作課程的《呈現數字、表格、圖表》就把塔夫特的見解發揮得淋漓盡致。書中強調呈現數字的有效位數(通常只要兩位,例如25000就比24968容易掌握,也無損於凸顯因果與差異),並講究數字的排列,讓需比較的數字靠在一起,上下排列而非左右排列。表格應避免「純墨水無資訊」的格線,以免擁擠,又妨害讀者分析、比較資訊。權威學術期刊目前多採用無格線的表格,因此初學者最好避開商業軟體預設的表格格線。


在口頭溝通方面,大學教授常用自製的投影片做為教材,學者聚集交流的學術會議上,也都以投影片做為簡報工具。甚至美國航太總署的發射管制單位和外包工程顧問公司,也用投影片互相溝通。似乎PowerPoint就是溝通的最佳視覺輔助工具,不容質疑。


最近幾年,我在製作新教材時,卻發現用PowerPoint製作教學投影片缺點不少。首先,想表達的思緒被切割成一張張資訊密度很低的投影片,也不易彰顯資訊間的關係。而為了把適當資訊擺進投影片,常不停調動文字、圖表,調整字型大小。後來我乾脆用Word寫講義,一樣能投影教學,而且真的比較能暢所欲言,也容易發展成教科書。


在報章雜誌上,不乏諤諤之士抨擊PowerPoint。塔夫特就在《連線》雜誌發表〈邪惡的PowerPoint〉,指摘它的缺失:重形式輕內容、重宣傳輕分析,預設樣板更暗示什麼都可化約成大綱、要點,塔夫特甚至將哥倫比亞號太空梭失事,歸咎於投影片未凸顯釀災的關鍵O環問題。


塔夫特對PowerPoint的攻擊,引發了兩極化反應。不少人附和塔夫特的看法,然而,著名認知科學家諾曼(Don Norman)為文反駁,認為不應歸罪於工具,問題常出在使用者沒掌握溝通要領。話雖如此,諾曼也贊同塔夫特的觀點:有時不需要投影片,或只需用來呈現低密度圖示。


【欲閱讀更豐富內容,請參閱科學人2010年第97期3月號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