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真假假

寧可信其有

為什麼主觀的軼事報導總是勝過客觀的數據?

撰文/薛莫(Michael Shermer)
翻譯/潘震澤

真真假假

寧可信其有

為什麼主觀的軼事報導總是勝過客觀的數據?

撰文/薛莫(Michael Shermer)
翻譯/潘震澤

近來有關疫苗接種造成自閉症的醫學爭議,揭露了人類認知上的某個習性:人天生是以個案例證的方式思考,至於科學方法則不是人的良知良能。


爭端一方的科學家,找不出自閉症的症狀與疫苗使用的保存劑硫柳汞(thimerosal)之間有什麼關聯;硫柳汞在體內會分解成乙基汞,那是目前被指控導致自閉症的肇因。位於另一方的父母則發現他們的小孩在施打疫苗後不久,就出現了自閉症的症狀。這種傳聞方式的關聯可是威力無比,讓人對於與之相左的證據視而不見;事實上乙基汞與近親甲基汞不同,乙基汞很快就會從體內排出,因此不可能在腦中堆積而引起傷害。不管怎麼說,自1999年起,大多數疫苗已不再使用硫柳汞,只有少數仍帶有微量,但停用硫柳汞後出生的小孩,仍不斷有人診斷出患了自閉症。


造成這種認知不連貫的原因,是我們演化出來的腦子對傳聞感興趣,因為假陽性誤判(相信A與B之間有關,其實無關)通常無害,但假陰性誤判(相信A與B之間無關,其實有關)卻有可能讓你送命。我們的認知系統是個信仰引擎,使用聯想學習來尋找並發現模式。迷信與信仰魔法可是有百萬年的歷史,科學與科學方法則只有幾百年(後者才可能控制干擾變數以避開假陽性)。因此,任何一位賣藥郎中想要誇口保證A藥可以治療B病,只需宣傳有幾個成功的案例就可以了。


就以麥草汁為例……如果你的胃受得了的話。有關麥草汁療效的宣稱,可是沒完沒了。根據《天然藥物資料庫大全》(這是天然藥物的「聖經」),麥草「用於醫療,可增加血紅素的產量、改善血糖毛病(好比糖尿病)、防止蛀牙、促進傷口癒合以及防止細菌感染等。」這些還沒完,「麥草經由口服,還能用來治療感冒、咳嗽及支氣管炎、發燒及發冷、口腔及咽喉發炎、痛風、肝病、潰瘍性結腸炎、癌症、風濕性疼痛、慢性皮膚病,以及降低傳染。」


關於麥草這些有益健康的效果,是1940年代美國波士頓一位立陶宛移民魏格莫開始鼓吹的。魏格莫是位打著全方位健康名號的郎中,受了舊約但以理書4:43尼布甲尼撒王的故事啟發:「他被趕出離開世人、喫草如牛、身被天露滴濕、頭髮長長、好像鷹毛、指甲長長、如同鳥爪。」魏格莫還注意到,貓狗生病時會吃草,吐出後就會好轉,因此有了麥草可解毒的想法。她想到我們不像牛有好幾個胃,因此就把新鮮割下的麥草打成汁液,從口腔飲入或肛門灌入,以幫助消化。這種做法也一直流傳至今。魏格莫相信,麥草當中的酵素與葉綠素是療效之源。


根據美國加州洛瑪林達大學醫學院公衛學退休教授、全美醫療防騙委員會的創辦者賈維士,這些都是胡說八道:「酵素是生物製造的複雜蛋白質分子,只供自身使用以促進化學反應。口服的酵素會在胃分解掉,對服用者不會產生任何酵素功能。」賈維士還補充說:「魏格莫似乎完全忘了草食動物也會罹癌的事實,雖說這些動物吃進大量的新鮮葉綠素,但葉綠素不會遭到吸收,所以不可能為『身體解毒』」


我在加州艾塔迪那市的「快樂時光」天然食品店試飲了麥草汁,那是為了製作電視節目「懷疑論者」試映片的研究需要,我們希望能把這個系列節目賣給電視網(另一個聖經章句在此行業適用:「受召的人多,選上的人少。」)同我一起參與演出的桑佛(擁有生理學博士學位,目前是位科學記者)與諾維拉(耶魯大學醫學院一般神經學主任)也都喝了,如果說一張相片抵得過千言,那麼所附相片將使這篇文章的字數加倍。


【欲閱讀更豐富內容,請參閱科學人2008年第79期9月號】



更多相關文章

2018年9月199期腦中第七感 雜誌訂閱

本期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