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科學人》要讓大家一起感動

精確該是科普的本質,但是卻不是常常如此。去年6月中文的報紙上有個吸引我的標題「發現新恐龍,全身長滿毛」,當時我正研究一批來自中國東北的恐龍毛化石,而已知帶毛的恐龍只出現在遼寧西部,當然要細究這個新發現了。然而文章的內容竟未再提及恐龍毛,我追查新聞來源是路透社,刊載在《紐約時報》,人家的標題就平實多了:「在墨西哥州發現兩種新恐龍」。原文說的是這兩種恐龍身上都沒有羽毛痕跡,但是牠們遠在中國的親近種類是帶毛的,或許牠們活著時也是毛茸茸的,只是這些細緻的構造沒能保存下來。這麼,個科學新聞,到了台灣的編者手上,竟然被改寫的如此聳動和歪曲。遺憾的是,這並不是個特例,我們的各類傳播媒體都缺乏好的科學編輯和作家。

我們的媒體既常誤解國外的科普報導,更習於誇大國內的科學成就,於是被報導者多有在同行間發窘的情況。這麼一來,不少的好科學家就躲著記者的採訪了。缺了人才與題材,科學版自然萎縮到極偶爾的點綴。當大眾津津樂道怪力亂神之時,科普教育確實難以發展。

前年底國科會科學教育處提出了一項積極的計畫,廣邀國內科學家寫劇本,要拍出像「發現頻道」裡的系列節目。儘管人家的投資是每集100萬美元,我們國科會的預算則是每集100萬台幣,學者們不太以為意,仍然是熱烈響應。我也興致勃勃的寫了個恐龍與鳥的故事,這是近六年來科普的熱門話題,有不少證據顯示恐龍沒有滅絕,牠們長出羽毛和翅膀,飛上天成了鳥。對這樣的節目,社會大眾該有不小的興趣。一年多過去了,科教處的審查會開了不下10次,但是片子還沒開拍,原因是大家的劇本都過不了關。

科普寫作真不是件簡單事,它的成功需要科學家、作家、出版社和讀者的密切結合。難度雖然高,但代表的卻是現代社會文明的程度,和國家競爭力的指標。《科學人》雜誌不僅完整引進西方科普作品的典範,也要積極推動華人科普創作的發展,這種努力是中華文明全面提升不可缺少的一個環節。

當被詢問是否願意參加《科學人》雜誌的編輯工作時,我是毫不遲疑的答應了。這些年來,愈來愈覺得自己骨子裡就是個「科普人」,並以此為樂。在台中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的展廳裏,我會主動問觀眾們要不要來場導覽,而在河北鉅鹿的高粱地上,和鄉親們圍坐著談生命起源的場景,現在想起來都替自己感動。

我有個堅定的信念,那就是再怎麼艱深冷僻的科學,都該能轉化成大眾的知識。科學已是人類文化的主體,親身參與研究的人有了創造的快感,而其他人既能旁觀情節的曲折發展,更該享受豐碩的成果。《科學人》就會是這麼一本美好的讀物,每篇文章和專欄評論都由各領域的權威執筆,他們用生動的文字和精美的圖解來述說科學的前沿進展,我們編輯部有信心讓大家一起感動。


電話:02-2392-6899 傳真:(02) 2356-4929.(02) 2356-8490 服務信箱:service@sa.ylib.com 劃撥帳號:01894561遠流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